寧波北侖法院一輛進入執行階段司法拍賣的寶馬,最後被遠在吉林遼源的一位生意人拍下。
  蕭山一個17平方米的商鋪,起拍價48萬元,歷經223次競拍,最終定格在127萬元上。
  2014年1-9月,全省共有103家法院進行了淘寶網線上拍賣,完成7004件拍品的拍賣,總成交額139.9億元,拍品種類涵蓋車輛、住宅、廠房、土地使用權、公司股權、排污使用權等各類涉訟財產。全省網拍率92.1%,成交率89.6%,成交拍品的平均溢價率47.08%,為當事人節省佣金3.14億元。
  習總書記說:要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,所有司法機關都要緊緊圍繞這個目標來改進工作,重點解決影響司法公正和制約司法能力的深層次問題。
  在這兩年裡,浙江省法院在司法拍賣領域進行的一場改革令人矚目。從一片爭議中毅然將司法拍賣搬上淘寶網;從一輛汽車開拍到房產、工廠、土地、股權等逐項成交;年成交額從千萬元到上百億元;從大膽試水到一枝獨秀再到全國法院紛紛跟進,這不是“改革先鋒”浙江的“個人魅力”,而是當司法改革遵循“公開公平公正”原則之後所迸發出來的生命力。
  陽光司法,以公開倒逼公正
  省高院院長齊奇:我這是出題考大家
  司法拍賣,就是當債務人實在無法償還債務的時候,法院在強制執行階段將債務人的財產進行拍賣“變現”。傳統司法拍賣程序是執行局將案件交由司法技術管理部門,再由司法技術管理部門委托拍賣公司進行拍賣。
  儘管近年來也有諸多改革,但是,傳統拍賣相比之後的網絡拍賣確實有很多自身已經很難改進的“短板”,比如拍賣信息的披露和知曉度,比如在拍賣過程當中會有一些不良勢力阻止他人參與,便於自己低價拍得,而這樣對被執行人和申請人的利益都是一種損害;還有,對於拍賣公司來說,當司法拍賣成為業務來源的時候,難免會有拍賣公司在法院渠道“使勁”。
  曾經,拍賣環節是法院工作人員倒下最多的領域。
  2012年1月,在浙江省法院院長會議上,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齊奇說,以往,有利益的驅使,容易滋生腐敗,既然陽光司法,就要公開透明,因此運用淘寶網交易平臺或其他網絡去拍賣,試行用互聯網競價的司法拍賣改革,力求拍賣“標的物”交易價格最大化。
  面對浙江省的100多位法院院長,齊奇說:“我這是出題考大家,我們基層法院的院長們跟這些拍賣公司到底有沒有瓜葛,就看這項制度的推進程度。”
  當年6月26日,淘寶網上多了一個司法拍賣頻道(http://sf.taobao.com/)。7月9日,寧波北侖法院和鄞州法院各出了一輛汽車率先試水。
  之後,全省各地法院司法拍賣紛紛觸網,拍品從汽車、房產,到土地,甚至還有股權,拍賣價格也一次次被刷新。
  網上司法拍賣全程公開,拍品在淘寶拍賣頻道提前公示,報名公開,競拍者全部用的是代號,整個競價過程無論法院還是淘寶網都無法干涉,所有網民都可以圍觀……浙江省高院司法鑒定處處長饒文軍說,“正是公開,才能讓老百姓有機會感受到公平和公正,正是公開,倒逼了公平和公正”。
  在家點點鼠標,就能拍下老賴一套房
  最大限度保障申請人和被執行人的利益
  一位參與過網絡司法拍賣的競拍者,他的一句話讓記者印象深刻,“在家鼠標點點,就能拍下老賴的一套房產,真有意思”。
  “有意思”,傳統拍賣無法想象的拍賣“奇跡”一次次在互聯網平臺上上演。
  2012年7月,浙江首拍,北侖法院的一輛寶馬7系,評估價25萬元,起拍價19.99萬元。在接下來的36小時里,寶馬被出價53次,最後,一位遠在吉林遼源的競拍者最終拍得。事後,記者採訪到這位買家,他說,在此之前,他從來沒有參與過拍賣。這一次他就在淘寶上看看車況照片,又打了幾個電話給北侖法官問情況。
  他是生意人,兼做一個二手車評估網站,所以他對二手車的價格比較吃得準。當時設定了心理價位35萬,所以,最後33.09萬元的價格讓他非常滿意。這輛7系他打算用來接送客戶。
  時隔一年,2013年7月,蕭山法院創造了司法網拍以來最高溢價率的一次拍賣。
  徐某欠銀行一筆120萬元的貸款,被銀行訴之法院。判決後,徐某還不出錢來。執行法官找到他,他說,他還有間商鋪,要不拿去拍吧。
  商鋪上了淘寶司法拍賣頻道之後,評估價50餘萬元,起拍價48萬元,徐先生還一直愁眉不展,債務缺口大著呢,其他錢到哪裡去籌?
  沒想到,這次拍賣太激烈,總共經歷了223次的競價,最後以127萬元的價格成交。成交價高於起拍價79萬元,溢價率高達165%。
  當拍賣定格在127萬元的高價上,徐先生激動地打電話給執行法官,真沒想到拍那麼高,現在銀行的錢全部還清,還多了7萬呢,真讓他大大鬆了一口氣。
  來自浙江省高院的統計,今年1-9月,網拍成交率為89.6%,相比傳統拍賣高13%;溢價率47.08%,比傳統拍賣高25%;浙江省高院執行局副局長聶縱說,司法拍賣還有一項大優勢,就是“零佣金”。委托拍賣機構進行拍賣必然產生佣金費用,錶面上看佣金由競拍人承擔,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,佣金實際上被納入成本,勢必影響競拍者的出價,也影響了涉訟財產價值最大化。這關係到申請執行人和被執行人雙方的利益。
  今年上半年交易額破百億
  從備受爭議到全國仿效
  當年對浙江法院推行網絡拍賣多有詬病的包括全國拍賣協會。
  事實上,自從司法拍賣進行兩年以來,當浙江司法網拍占整個司法拍賣的比率達到92%時,確實有一些小型拍賣公司已經生存艱難。
  另一方面,浙江司法網拍則迎來了全國各地法院紛紛前來取經學習。
  目前,全國法院系統中,全省法院統統上網拍的省份有江蘇、河南和福建等,就在上個月,北京所有法院也全面啟動網絡拍賣。
  來自淘寶司法拍賣頻道的統計數據,截至2014年6月,總成交額達到119億元,而2012年交易額僅過千萬元,2014年上半年交易額已達百億,也就是說交易額一路狂飆。其中,浙江法院的拍賣交易額占據七成。
  當全國法院都在學浙江的時候,浙江法院在嘗到司法網拍的甜頭之後,又開始了新的開拓。
  7月7日,“浙法公開網”正式上線開通。現在只要登錄“互聯網辦案平臺”,就能進入網絡法庭參與庭審,還能通過手機掃描網頁上公佈的二維碼,訂閱微網站、微信讀物。這是全國首個省、市、縣三級法院一體化公開、一站式服務的司法公開網站。
  10月9日,浙江法院對外委托機構信息平臺啟用,法院委托的鑒定、評估、拍賣,無論其機構信息還是委托過程,全部對網民公開。
  正是公開,才能讓老百姓有機會感受到公平和公正,正是公開,倒逼了公平和公正。
  (原標題:浙江首創網絡司法拍賣用公開來倒逼公平公正)
創作者介紹

甘泉

fdniacxiihns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